我确定题目不是[返魂香]就是了|||

斗胆献给冷大=v=虽然我相当找死orz
估计冷大是要写香港回归的吧结果是我先来搅合了囧

大人你要怪就怪你的文太萌了吧=v=b

===

I

天已入夏,即使是在时过二更的四合院里,也不见有多少凉快。
王耀刚踏出正房,站在内宅中打着灯笼的北京就迎了上来。
“果然是一家的人啊,”王耀看到北京一身装束不禁微笑道,“二弟竟也挑了这件红色的长衫来穿。”
“对于那个地方的人,我们又怎能「怠慢」呢?”
“说得好,现在的中国,已经不再是当时那俎上之肉了。”

四合院的大门一开一阖,灯火从其间摇曳而出。

II

天黑沉沉的。

王耀从来都没有觉得家到镇上港湾的路会有那么长,似是走了许久都还没有到达。
他是想过干脆几步轻功顷刻即到的,可是早到又有什么用。
那个地方的人不可能比他更早。他们来的时间只会有两种可能:踩点,或是迟到。
王耀极轻极轻地叹了一口气。而这个细入微小的动作还是被北京察觉到了。
“大哥……”
王耀缓缓侧头,眼神中的那丝落寞出于不让弟弟担忧而被瞬间抹去。
“幺弟的事情,对不起……”
北京口中的幺弟,正是半年前还在西厢房描着字帖的香港。而他说的那个地方的人,正是英国。

那时,北京刚从王耀手中接管这个国家。
与政权交接的同时,英国趁着管理疏松的空当向中国贩进了鸦片。
之后的事情,中国人民恐怕过几十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北京在无能为力之后眼睁睁看着香港踏上西去的轮船、差点一去不复返——
从答应五十天后就还回香港到一百天再到现在过了一百五六天,若不是王耀公众怒言呵斥,英国或许要把时间再往后拖一拖。

香港是王耀心口上的一道痕,却又何尝不是北京的哀痛。

王耀笑了笑,抚摸着北京低垂的头:“又不是你的错。再说,小香不就要回来了么。”
语毕,海浪冲击沙岸之声已近在耳畔。

III

三更天是约定的时间,不列颠尼亚号踩着点驶入港口。

王耀最初是要求英国亲自把香港送还到家门口的,但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见到他,勉强地对英国进行了最后一次妥协。

英国带着香港和几名士兵登陆,向王耀和北京走来。
从西方来的人依旧身形魁梧、金发碧眼。
但是如今,在中国人民的眼里,那些身形魁梧金发碧眼的背后,是血红的罂粟,是肮灰的炮弹,是惨白的条约。
王耀为此紧了紧拳头,而他的下一个发现让浑身的力气因惊喜而松懈了——
香港穿着与他和北京同样的红色长衫,那是去年春节给全家的礼物,而站在香港身后的士兵的臂弯里,有一套英国军装。
但是王耀没有看清香港手中牢牢攥住的东西,他似乎不想在港口拿给所有人看。

“亚瑟阁下,好久不见。”王耀出于礼貌率先问候。
然而对方充耳不闻,鹰钩鼻下的一声粗气,算是他无礼的回答。
亚瑟挑着自以为高贵的头,用他向来鄙夷一切的目光俯视北京。他想北京作为他的手下败将,即使没有屈服之意,也会羞于站在他面前的。
但是亚瑟错了,北京出乎他意料地迎头直上,还给他一个坚韧无比的眼神,极具杀伤力地使他被迫收回自己的轻蔑。
他发现,站在他面前的北京与他在半年前看到的,简直判若两人。
亚瑟不甘地转而盯向王耀试图找回些尊严,却再一次错了。
如若说北京的眼神犹如一把刀戳向他的心口,那么王耀的眼神便来了个万箭穿心。

亚瑟深知自己的示威已然失败,他退后一步干咳几声以掩饰尴尬,将香港推到了前面。
“Now, you are beyond to him. ”
王耀揽回香港报以冷笑:“香港从来都不曾属于你。”
亚瑟抽搐着抖了抖眉毛,却没有想到如何应对的话语。

“那么,没有其它事情的话,我们就走了。”王耀说罢牵起香港欲转身与北京返家。
“等等。”
“阁下还有什么事?”
亚瑟一个手势,令某个士兵提过一只皮箱。
“这是什么?”王耀冷冷问道。
“香港在我们那里每天会喝牛奶,这里有几瓶。”
“在中国他喝茶。”
“……香港在我们那里回过圣诞节,这里有接收圣诞老人礼物的袜子。”
“在中国他过春节玩鞭炮。”
“………香港会看的英文书……”
“在中国他读《史记》和《战国策》。”
“…………香港………”
王耀干脆斩钉截铁:“香港是中国人。”
亚瑟无言以对。

“为了感谢阁下这一百五十六天来对于我家幺弟的照顾,在下送阁下一句话好了。”

黄鸟黄鸟
无集于榖
无啄我粟

亚瑟听得咬牙切齿,却仍然不知如何应对。
来中国之前,香港执意不穿军装而是穿上那红褂已经让他觉得来这里很没面子了,可他没有算到更丢脸的竟有一大箩筐。

不列颠尼亚号悻悻驶远。

IV

直到回到了四合院,香港才把手中牢牢攥着的东西递给王耀。
那是香港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做好的纸制紫荆花。紫荆花的颜色,被香港认认真真刷成了红色。
王耀欣喜的接过。这朵紫荆花,他要放在书桌上最明显的位置,天天地看。
“哥哥,我回来了。”
“小香,以后不许再离开哥哥,不许再离开这个家。”
“嗯。”

V

天渐渐亮了。


===

自抽,待改。
没有冷大笔下那份纯真的世界我很抱歉TAT
留言:
No title
首先,真的万万没有想到,会有亲特地写我文章的衍生,我真的被惊讶到,也被惊喜到了,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~~
其次,我认真的阅读完了你的文字后,真的很感动,自己因为手上有很多稿子来不及完成,所以在《千秋岁》赶稿的时候真的相当匆忙,所以自己一直觉得文章有诸多的不足和漏洞,完全没有表达出自己当时非常激动的心情,以及对祖国的一片赤子之心,但是亲你这个小短篇,补的真是不错,将一些微妙的,我没有能传达出来的东西,都表达出来了,真的很感谢^^
尤其当我看到,我们家耀君去接小香回来的时候,回给亚瑟的那些话,真真是把我萌到了,能够从你的文字中,感觉出你那份真诚的,纯粹的,对祖国的一片热爱,笑。
亲啊,有兴趣的话,你可以再继续补完下去萨~~~我这个懒人看到人家写,我很开心的萨~~(被殴飞)
再次,感谢你~~~
2009/06/07(Sun) 22:41 | URL | 冷 | [编辑]
留言:を投稿
URL:
本文:
密码:
秘密留言: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
 
引用:
この記事への引用:
管理员许可后即可显示
2012/11/24(Sat) 07:46:50 |